<nav id="qukie"></nav>
  • <nav id="qukie"></nav>
  • 2016/11/6 0:00:00
    【虎嗅】新希望:過了長身體的階段 現在在長智慧


    “船小好調頭”,但新希望集團這艘年營業額700億元體量的“大船”如何調頭?作為改革開放后第一批創立的民營企業,已有30多歲,用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的話說,公司已經走過了“長身體”的階段,越老越需要“長智慧”。

    如今,新希望集團業務涉及飼料、乳制品、肉食加工、化工、金融、房產等多個領域。從1999年開始走出國門在越南建立第一個飼料廠后,今天新希望集團正在加速全球“買買買”。

    多元化、國際化,勢必也加大了整個集團的轉型難度。如果回顧過去三年,是新希望農業食品轉型的第一階段,今年3月份,他們第一階段“收關”之際,虎嗅專訪了新希望六和當時的“三駕馬車”(董事長劉暢、聯席董事長兼CEO陳春花以及總裁李兵等人)。

    第一階段轉型總結為:兩端(基地端、消費端)改造,從前新希望是圍繞“一袋飼料”來做事、賣飼料賺錢,現在則是圍繞“一塊肉”來做產業鏈、賣好肉賺錢。

    本周,圍繞新希望整個集團的轉型,虎嗅專訪了其董事長劉永好先生,在農業板塊開啟的第二個階段轉型,他總結為“從過去賣飼料,向賣服務轉型”,為此創造了“新好養豬”模式、“禽旺養雞”模式,從股權激勵形式、組織生產方式上進行變革,提升效率和積極性外,還在新希望“新老交替”中緩和了阻力。

    然而,好幾年前新希望提出的“千億夢”至今也未能實現,隨著轉型深入,這個目標似乎漸行漸遠了。因此,難免要將“千億夢”延期,那大勢振奮軍心的事情,或許要看新希望非農業板塊了。

    劉永好給虎嗅系統闡述了新希望金融業務發展,并回應質疑:今年上半年減持民生銀行股份,并不是加碼與小米合辦的“希望銀行”,而是金融業務“新格局”的調整需要,以及在戰略投資、農業轉型方面都需要大額資金投入。

    新希望金融新格局中,除了垂直產業基金、保險、擔保公司,“希望銀行”,該銀行是第二批通過銀監會審批的民營銀行,其發起企業新希望占股30%、小米占股29.5%,對于0.5%的差距,雷軍曾告訴虎嗅,他是向劉永好“致敬”。由于希望銀行尚處于籌備階段,劉永好表示還不便對外披露進展。

    一年前,劉永好曾公開感嘆:小米利潤沒新希望高,估值卻比他們高多了。

    如今,小米日子有點不順,作為雷軍的好朋友,劉永好表示,“一個公司不可能永遠活在風口上,兩家可以更多合作,將互聯網思維與傳統產業思路結合創新。”

    其他業務板塊方面,新希望不是太高調的地產業務,劉永好也頗為滿意,“今年會有100多億的銷售額”。戰略投資方面,新希望與多家基金聯合組建雙GP公司,圍繞產業上下游進行布局。此外,劉永好還向虎嗅透露了新希望是鏈家的主要投資人之一,并闡述了新希望進軍旅游、健康醫療的思路。

    本次對話中,他本人也正面回應了,幾個月前,百度“魏則西”事件牽扯出他們是“莆田黑金主”的質疑,劉表示,他們只是其中一家醫藥公司的小股東,是一種基金投資行為,而非參與經營,被不良媒體訛傳了。

    因為醫療資源稀缺,劉永好指出,民營企業支持民營醫院發展的動機并沒有錯,但經過這次教訓,他們會深刻反思未來投資的慎重性。

    以下是虎嗅與劉永好的對話節選。


    完成新老更替,把女兒劉暢扶上馬

    虎嗅:新希望整個集團已不僅僅是農業這一塊了,還有金融、地產板塊。農業板塊您能完全放心交給暢總打理的評判標準是什么?

    劉永好:(女兒)劉暢當董事長三年多了,變化很大,有人說我們利潤增長了。但最重要的是局變了,就是原來我們的管理體系都是一些50多歲、60歲的老人,現在管理層30多歲、40多歲的人成了主角,年輕化意味著思維創新提升,意味著以前我們追求規模,向現在追求的是變革、創新、轉型。

    以前我們追求的是產品利潤,今天我們追求的是組織、服務、開放,更加注重食品安全,注重上下游的協同,這是最大的變化。

    虎嗅:由銷售者角色向組織、服務者角色轉變,是劉暢提出來的嗎?

    劉永好:這三年不斷的轉型(摸索出來的)。

    虎嗅:交班過程中,您做了哪些“扶上馬”的工作?

    劉永好:哈佛商業講的混合交班模式。首先讓劉暢做董事長,第二請了一個導師來幫助,理論上引領,第三有相對年輕的體系形成三架馬車,另外內部進行大的變革,整個更加年輕化,更加創新。

    另外提出像從中間往兩端,從養殖,從飼料到養殖到肉制品到市場,一步一步走過來?,F在我更高興的是看到劉暢更有自信了,更有擔當了,而且大家都認她了。

    虎嗅:這就是陳春花在內的“三人班子”?(今年6月,陳春花任期結束,辭去了新希望六和聯席董事長兼CEO一職)

    劉永好:春花現在繼續做我們顧問。

    虎嗅:這過程中“新老交替”遇到哪些阻礙和困難?

    劉永好:總體比較好,有一大批老管理者,做了一些調整。我們要建規?;酿B豬廠、養雞場,在新的激勵機制下,他們一部分又回到廠里當廠長去了,回到了業務一線。

    虎嗅:股權激勵機制有什么調整嗎?

    劉永好:那當然了,像我們“禽旺養雞”模式中,管理團隊要占40%的股份,他們更主動和積極。

    虎嗅:交班期間劉暢有沒有戰略跑偏的時候,您必須把她拉回來?

    劉永好:我覺得想法挺好,有時候跟我聊一聊。即使稍微有點錯,碰一碰調整一下也是很好的。她很努力,不是她一個人,她一個體系,還有很多的助手。

    虎嗅:我關注到新希望在90年底初,你們劉氏四兄弟就開始“分家”進行權責明晰,其實比國企股份制改革要早,作為民營企業,是什么觸動你們的超前意識?

    劉永好:倒不是觸動,我們通過實踐,覺得應該這樣走,另外國際上也有很多案例。我們研究過一些失敗案例,其實往往源于“內部沖突”,正確的處理好股東之間的關系,處理好管理者員工之間的關系,內部問題能夠平穩、積極,這是最根本的。很多企業外部發展很好,但內部出了問題,結果還是出大問題了。

    虎嗅:新希望集團未來有沒有把控股集團打包上市,像聯想控股那樣?

    劉永好:暫時沒考慮控股集團上市的問題,因為我們下面好幾個上市公司了。

    金融布局:減持民生銀行,并非加碼“小米希望銀行”

    虎嗅:外界猜測你們減持民生銀行是為了加碼與小米合作的“希望銀行”。

    劉永好:我們是民生銀行的創導者、發起人和大股東,我擔任民生銀行的高管已經20年了,改革開放以后第一個民企金融高管,金融高管是要審批的。

    我們看好民生銀行,而民生銀行確實也做得不錯,給股東帶來價值,更重要的是他在探索民營企業能不能辦好銀行,給出了答案,給現有的民營企業銀行蓬勃發展帶來成功案例。

    同時我們在金融方面也做一些新的考慮和布局,所有這些我們需要一個平衡,這是一塊。

    第二個,民生銀行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已成為大型銀行,在全球銀行里排到30位上下了,做得相當不錯,還會繼續長,但是更重要是長智慧。

    這個時候有些小的機構成長更快,所以我們在考慮參與、發起、支持一些這樣的金融機構,像新希望的金融擔保,新希望的保理公司,包括正在籌建的希望銀行,剛收購的華創證券,要搭建一個新格局下,以互聯網為載體的創新的金融體系。

    新格局下的金融控股體系,我們不叫“金控”,因為我們一直在做金融投資,金融投資是我們的方向,比如我們組建的很多基金,其中“厚生產業基金”已經八年了,一期、二期都做得非常好。在此基礎上,我們也和很多優秀企業聯合組建一些基金。

    我個人還是馬云的云峰基金、小米的順為基金,還有紅杉資本等好多一線基金的LP。同時我們也跟很多基金聯合組建雙GP的公司,發揮我們的產業優勢、市場優勢和金融優勢。包括我們也是鏈家主要投資人之一等等。

    這些投資都需要相當大的資金,而我們還要拿出一部分資金支持創新創業的企業,我覺得這才是一種新的格局和趨勢,我們應該這樣做,所以我們布局做一些調整,但我們仍然是民生銀行大股東之一,我們不會完全的減持民生銀行。

    虎嗅:所以說減持民生銀行,與聯合小米加碼“希望銀行”沒有必然聯系?

    劉永好:對,我們是整個格局的調整,變成熟了。民生銀行現在也很成熟了,還有進步,我們適當的拿出一定資金做一些新的增量,我覺得這樣對我們集團更有利。

    虎嗅:現在很多互聯網金融是純線上模式,你們還是扎實的走成熟線下模式,會不會偏保守?

    劉永好:不會,華創就是證監會批準的互聯網創新企業之一。

    虎嗅:你們傾向于內部孵化創新的新品,還是物色合適投資控股的標的,再培養壯大?

    劉永好:都有。內部成立,像我們保理公司、新希望普惠擔保分別是內部培育、外部并購的,為了適應一個新格局下金融體系的創新、變革。

    虎嗅:金融體系創新如何配合農業創新?BAT用資本推動生態布局,你們也有嗎?

    劉永好:金融與農業是“兩翼”。金融投資一部分是食品和農業服務的,另一部分是大旅游、大健康。剛才講到我們旅游產業基金,其實就關注旅游基地、旅游產品的整合,對旅游公司進行投資,為大健康做一些鋪墊,對應也有大健康產業基金。

    虎嗅:記得您曾說過,小米利潤沒你們高,沒上市估值卻比你們高多了,但現在小米日子有點不順,作為雷軍總的朋友,您能為他們度過難關支招?

    劉永好:小米推出一個高端手機,我覺得蠻有創意的,他們互聯網思維比較多,前兩年是風口上的一個企業,新希望能夠跟風口上的企業學東西,很好。我們是非常傳統的實體企業,二者碰撞或許會帶來新的機會。畢竟沒有哪一家公司永遠活在風口上。





    更優質的“千億夢”

    虎嗅:農業這一塊,幾年前你們就提出“千億夢”,今年前三季度你們差不多營收440億,下滑了,但利潤上來了,差不多漲了兩成。這算是轉型成功還是失???

    劉永好:以前單純的是追求規模,建多少工廠,多生產多少飼料,有多少銷售額,提出千億的目標?,F在來看,規模是必要的,但必須是有價值的規模、有效益的規模、食品安全的規模,適應市場變化的規模更為重要。

    所以我們有意的砍了一些工廠,一些效益不太好的,或者是對食品安全保證不到位的,這些工廠主動的把它砍了,過去我們砍了幾十個工廠,這樣降低了一定的產能,但是效益反而更好了,食品安全更考慮,主動調整,不簡單追求規模。

    虎嗅: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您把“千億夢”的戰線往后拉了,還是放棄了?

    劉永好:千億會適度的調整一下,但是我們要的是健康的,可持續的,對食品安全有保證的,和對產業現代農業有幫助的這種規模,而不要純粹的簡單的為規模而規模。

    虎嗅:養豬把金融融進去了,算是一個創新?

    劉永好:我們養雞也如此,搞了一個“禽旺模式”,制訂了讓我們一線管理團隊成為主流的方案,提高了他們的積極性,設計新的格局,同時我們讓利給農戶。

    虎嗅:你們除了收購久久丫、美好這樣的終端消費品牌,還會做C端自有品牌么?

    劉永好:在我們體系內,還是按照原有的,品牌還是我們新希望六和一個品牌。我們下端生產不少的產品,中端研發中心,中央大廚房體系,我們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品牌來推動。

    虎嗅:那關于在食品安全這一塊,你們有沒有機制創新或技術創新來提升保障?

    劉永好:食品安全是重之又重,我們剛才講的“新好養豬”模式和“禽旺養雞”模式,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解決食品安全問題,規范化,能實現可追蹤。

    國際化:20年變遷,從海外建廠,到“海外購”

    虎嗅:國際化你們走了很多年了,1999年開始在越南建廠,今天與15年前的國際化有什么不一樣?

    劉永好:國際化我們走了將近20年,原來是在發展中國家建工廠,自己建。在此基礎上,現在我們去資源好的地方并購,像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這些國家,我們收購了一些好的企業。同時和當地企業結合,就把自建綠地,自建和收購兼并和聯合求發展,把它結合起來,我覺得這是一種走出去的模式。

    虎嗅:國際化還需要有人才,這方面有甚么嘗試?

    劉永好:我們剛剛成立澳洲總部,澳洲總部就在澳大利亞悉尼的最中心位置搞了一個辦公室,我們澳洲找了一個十幾年投行經驗的澳洲人做總經理,這樣就把它本地化和國際化,我們在澳洲已經有養牛的,肉食品加工的和保健品的,和房地產的,形成一個投資體系,把它結合起來,平臺化的進行管理。

    虎嗅:所以在這一塊,你們是通過自己的新希望集團戰略投資部在外面布局,還是你們后生資本?

    劉永好:都有,現在形成了,第一我們新希望集團的戰略投資部,這是一個部隊,新希望集團戰略投資部下面分成一部二部,今后要組建三部四部這樣。

    一個戰斗隊太龐大了不合適,層級就比較多了,大概是七個人左右,這樣戰斗隊服務部效果最高。

    虎嗅:之前跟聯想控股交流過,他們也在做澳洲做了投資,收購KB Food家族企業。他們的模式是“投+管”之外,還附帶擔保、銀行借款等債權杠桿方式支持,你們有什么不一樣?

    劉永好:我們更熟悉農業食品領域的實體盈利,相應的我們有更專業的投資團隊,我們既有投也有管。

    虎嗅:萬達、復星國際等公司的海外投資并購,除了在文體、金融領域發力,在海外固定資產方面也不惜重金,再看國內房地產泡沫化,一種“資產荒”出現,您如何看待?

    劉永好:以農業食品為主而已,也涉及其他產業,像澳大利亞我們投資悉尼北區最高的建筑40多層,是最好的建筑群體我們也在投,但是我們還是圍繞我們比較熟悉的,以及在醫療健康和旅游這方面進行投。

    大健康:“魏則西”導出“莆田黑金主”,我們很冤

    虎嗅:隨著養老市場的開放,大健康這塊,你們有案例嗎?

    劉永好:養老這塊現在還在調研、討論過程中,不方便,今后有機會的話再說。

    醫療這塊,我們在上海投資了好幾個醫院,做得相當不錯,一個是全國最大的腦科醫院,現代化的設備。還有我們上海與同濟大學合建醫院等,我們還在浙江建互聯網醫院。支持投資一些互聯網創新企業,對醫院企業做資金支持。

    虎嗅:醫療這塊,百度“魏則西事件”爆發牽扯出你們是莆田系醫院的股東,也造成一定負面影響。

    劉永好:我們有醫療產業基金,醫療產業基金投資一些醫院,包括國有民營的,其中也投資香港的上市公司,這個上市公司,我們一是投資行為,第二,它是一個公開交易的上市公司,第三它在這次事件中沒有任何關聯,其實我們只是投了他一個上市公司,它是做藥品零售為主的這樣一個企業。

    虎嗅:好像是華夏醫療,占股大概20%?

    劉永好:對,我們是小股東,只是投資行為。我覺得投資一些醫院醫療體系,包括國有包括民營本身并沒有錯,我今天認為我們投資沒有什么錯,而且這個醫院,這個只是一個投資行為,而且我們投的并不多,只有幾千萬港幣,就這樣的。

    我們投資的是一個企業,這個企業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就因為一個老板一個股東跟莆田有關系,有人就說投資“莆田黑金主”兩碼事。第一我們投資的只是香港的上市公司,第二香港上市公司賣藥的,本身沒有任何問題,第三我們只是一個基金的投資行為。

    我們未來的投資要更加謹慎。這提醒我們,今后的投資決策,不但注重經濟效益,還要關注社會的民意和反映,更要考慮,不但考慮經濟的行為,還要考慮社會行為的方方面面,不要碰一些太敏感的東西,就是這樣,我們一切不知道。

    這也是經驗和教訓。

    相關新聞
    caopor超碰个人大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