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ukie"></nav>
  • <nav id="qukie"></nav>
  • 2016/12/20 0:00:00
    【深商匯】“風云”對話:劉永好和王文銀如何把企業做到500強?
    12月20日,第二屆中國深商大會之“創新與未來”論壇在保利劇院舉行。論壇以首次采用TED模式, 以“風”為軸,引發風口、風標、風暴、風向等話題,兩兩對標,展開討論。作為深商和川商的代表性人物之一的王文銀和劉永好,作為雙雙上榜中國500強的企業,這一對組合以“風云”對話,為現場1500多名深商奉上了一場有深度而精彩的智慧盛宴。



    蔣昌建: “風云”對話,風、云如果不能長袖善舞的話,風也形成不了風,云也形成不了云。王文銀剛才說要和劉永好場上場下互動,臺下坐著劉永好先生,現在他沒有登上舞臺,他跟我說了,你必須用三句話讓他滿意了,才上這個舞臺,所以現在給你三句話的時間。

    王文銀:我和劉老師、蔣老師在最后的30分鐘里,肯定會給大家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獲。

    你能看得見多遠的歷史就能看得到多遠的未來,你能想象到什么樣的未來,你會擁有什么樣的未來,如果你想擁有未來,就和代表未來的人站在一起。

    人不是慢慢變老的,是一瞬間變老的,他是在年齡、思想停止增長的一剎那間變老的,前兩天我們溝通交流的時候,我覺得劉永好同志看上去40多,年齡60多,但是思想就是80后、90后,所以他代表未來。

    昨天深圳的市委書記和市長,以及現任的書記、市長,三朝同臺,而且市長和市委書記跟大家一樣,昨天晚上一直在這里,沒有吃飯,等著我們頒獎,這樣的政商環境肯定是代表未來的城市。深圳代表未來,為什么?因為有這么多代表未來的企業家在這里。今天劉永好老師來了,他能夠把我們帶到意想不到的未來去,所以未來的30分鐘是為未來而來,是為企業的未來,為深圳的未來,為中國的未來,所以你不得不來。

    蔣昌建:有請劉永好。昨天您發表將近20分鐘的演講,引起在座廣泛的關注,您現在要大力支持實體經濟。您也從事金融行業,現在我們算一筆帳,銀行貸款給實體經濟,貸款利率是多少?我們低一點算,10%,實體經濟一年算下來利潤是多少呢?7%、8%。錢沒辦法還,你們這些金融家們憑什么要貸款給實體經濟?

    劉永好:是的,我就是做實體經濟的。今天的銀行業面臨很大的挑戰,一方面經濟在下行,一方面很多產品過剩,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家站在一起,我貸給他的利率,本錢都還不了,利率怎么辦?所以很多銀行就息貸,按照以往的辦法往往要嚴格的審查,要看它三年的財務報表,看看有沒有資產抵押,不行就把資產收了。

    蔣昌建:所以實體經濟要做不容易,怎么辦?

    劉永好:我就是做實體經濟的,所以我感覺現在壓力也比較大。柔宇科技,能夠彩色顯示,在一個薄膜上可以隨意彎曲,這是創新,像這樣的行業應該支持。而劉志雄搞了一個設計院,是全國最大的設計院,不斷設計新的產品,產品創新、變革,從設計開始,我覺得也非常好,像這樣優秀的企業就應該支持,支持他們可能代表一種新的方向,我覺得這種風險相對小一些。 




    蔣昌建:接下來問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昨天他講了25分鐘的話,您聽了沒有?

    王文銀:我專心聽了,我作為主持人在后臺,我本來要上前臺打斷劉老師的話,但是我發現馬書記、許市長一直在點頭,一直在鼓掌,所以不忍心打斷。

    蔣昌建:劉先生昨天講了25分鐘的話,你最欣賞他的一兩句話是什么?

    王文銀:很多,他說找到了在深圳所有企業家成功的理由,成功的答案,是我們自由的政府和政府對企業的支持,市長、書記沒有吃飯就來了,這在內地是很難得的。

    蔣昌建:文銀兄企業做的非常好,我一直擔心,你企業做的這么好怎么持續發展?今年到年底我們算帳,企業做的非常好,經濟環境大家都說不好,為什么你的企業還做的這么好?

    王文銀:簡單的一句話,沒有不好的市場,只有不好的董事長。

    劉永好
    他有點自夸自大,我去年來的時候,他告訴我是世界500強的200多位,今年我再來不得了,世界500強排到190多位了,整個經濟在下行,他卻上升了好幾位,不得了,換句話說是董事長厲害,他在自夸。

    蔣昌建:您是董事長,前排幾乎都是董事長,后面幾排也是董事長,劉自鴻作為董事長,眉頭是皺著來的,您的嘴巴是翹的,憑什么您做董事長做的非常好,人家非常心焦。

    王文銀:我24年,他34年,企業是一個過程,先從小做,做小、做精、做好、做大、做強、做久,它有6個層級,就像人生一樣。

    追求三分鐘的做乞丐,3小時的做鐘點工,30天的月光族,13個月是“12月工資+1月工資”,3年的是經理,13年是企業家,30年的是教育家,130年是政治家,300年的是藝術家,3000年的是思想家、哲學家。說明做企業是一個過程,剛才深圳的優秀企業家,他們不是80后就是90后,我40歲,永好60多歲,好像都老了,但是我們年齡老了,思想還很年輕。

    劉永好:我曾去過文銀的辦公室,有很多的書架,有很多東西,有他小學、中學、大學,很多的學習筆記,我翻了一翻,真是他寫的字,我原來以為是他秘書代寫的,他說小學的時候還沒秘書,所以說都是他自己寫的,我檢查了,有數百萬字的心得體會,剛才講了人生的真諦,3分鐘做什么,1萬年做什么,這確實是學習得來的,學習能力極強,第二個是他表達能力很強,一分鐘把一萬年的事做什么都講清楚了。第三是他執行力極強,這次他專門飛北京三個小時,飛深圳三個小時,陪了我四個小時,把我生拉硬拽過來。為了辦一件事花很大的工夫去做成,我們深圳商人、深圳商會跟四川商會的合作,想的是今后通過川商總會和深商總會的合作,能夠帶動全國的商會、全國商人的大聯合、大合作、大平臺,手牽手共同發展,這個大的思路。另外他還有一個小小的想法,深圳市委市政府希望他能夠多帶動一些企業在深圳投資,他希望帶動我來,所以小目標、中目標、大目標都有了。 




    蔣昌建:這是我第一次主持論壇“表揚和自我表揚”這么多的。

    王文銀: 愛一個人是言不由衷的。確實有時候宏觀無限大,中觀無限中,微觀無限小。

    蔣昌建:現在深圳有很多的年輕人聽我們兩個人分享,給他們一些建議,在深圳的這份熱土上,創業應該抓住幾個要點?如果是三個的話。

    劉永好:對于大學剛剛畢業的人,他們參加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我覺得這種精神非??杉?,但是創業的時候,要么你在念大學的時候有實習,去很多公司呆過,念過,有這樣的概念去創新成功幾率高,而不要什么準備都沒有,什么都不懂去創業,失敗的幾率高。不過問題也不大,創業失敗了也沒什么,22歲大學畢業,創業三年才25歲,失敗的案例最重要,一個企業要做成功,沒有失敗的案例,沒有失敗的準備,沒有迎接失敗的精神狀態,做不出來的,所以就算失敗了也沒什么,是值得驕傲的,因為我失敗過,我干過,闖過。

    堅持、堅韌,很多人說我很努力,很堅持,很拼搏,對不對?對的,但是很多人說我學習能力很強,工作能力很勤奮,但是情商不高,情商很重要,我們不管做什么最終是跟人打交道的,能夠跟合作伙伴交流,這是情商,文銀主席去了北京一次把我帶過來,情商非常高。

    王文銀:上次永好主席請我去川商大會的時候,我講過做企業的時候有“五件事法則”:首先一定要把文化做好,文化是企業的命根。最開始是文化,文化以后是戰略,之后是設計、思想、產品,所以要把源頭做好。何為文化?文化是一種包含精神價值和生活方式的承載體,尊貴的文化有尊貴的人格,深商的文化有深商的人格,新希望的文化創造了新希望的人格,我們蔣老師頭腦風暴,有他的人格魅力,這就是文化?,F金流、利潤率、成長性是企業最核心的三件事。投、融、管、退,投資是為了融資,融資是為了管理,管理是為了賣掉,所以像柔宇這樣的好企業要推上市。 




    劉永好:我有個感覺,我們這些人上商學院都白上了,花了這么多錢還不如這短短的5分鐘。

    蔣昌建:從王先生開始,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國際貿易的形式可能會慢慢的趨緊,營商外部環境產生變化。第二點,現在國內經濟結構的調整,房地產相對收縮,股市看起來也不是那么熱火,很多的企業家、消費者手里有點錢,不知道往哪里去。王先生有什么建議?

    王文銀:增值保值就買第一排,把錢投在第一排這些人,他們代表未來,你把錢放在代表未來的人那里,你的錢就有未來,就這么簡單。

    蔣昌建:2016年經濟形勢基本都了解了,2017年從您看來經濟的大體發展形勢是怎樣?樂觀、謹慎樂觀、不那么樂觀、悲觀,選一個,再給兩個理由。

    劉永好:我覺得可能是謹慎樂觀吧。首先全球格局不太明朗,特別是我的老鄉川普,他們建議我給他掛一個牌子,全球川商總會美國分會會長。謹慎樂觀一點,政治的不確定性。

    第二,畢竟中國有13多億人口,現在人們的收入在成長,消費需求成長,消費拉動經濟增長,這是確定的,所以我覺得只要我們不斷創新,不斷變革,不斷努力,特別是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的深圳企業家朋友們,多做一些創新變革,多做一些投資,多做一些發展,現在國家也非常好,產權保護的問題也逐步解決明確,而且要和官員、民營企業家親近,昨天書記、市長三任都來了,表達了對我們的認同,民營企業家的信心有了,經濟發展是樂觀的。 




    蔣昌建:你覺得王文銀先生做人、做企業還需要完善的一點是什么?

    劉永好:昨天我們在飯桌上有人說,能力、智商、本事和身材的高矮、形象呈反比。他表示贊同,意思是說我好想比他高一點,我肯定做不成事,因為身材、形象跟事業成功是呈反比的,這方面他有點不太對,其實我希望他在這個觀念上稍微改進一點,其實人不管形象、高矮、胖瘦怎么樣,跟做不做成事沒有關系,更重要的是你的努力、勤奮、情商是不是高,是不是愿意讓利給大家,這是最重要。

    王文銀:他最大的缺點就是缺少失敗,從頭開始都是成功,他沒有失敗過,這個是他為什么這么年輕的原因,人生要失敗過幾次才懂得成功的意義,所以他對成功的理解沒有像我們掉頭發掉得多的人深刻。

    蔣昌建:知道的是我在主持深商大會,不知道的以為最強大腦在主持非誠勿擾。

    王文銀:在座企業家來自全國各地,去年我們是18個 “點”,今年是12級臺風,已經刮了6級,風口、風靡、風眼、風暴、風云,下午是風趣、風雅、風標、風向、風語、風清,12級臺風的目的是什么?我們要刮開大家頭腦的風暴,讓大家頭腦打開,一個人、一個企業如果永遠只看得見自己,心中裝滿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實際上是看不見別人的思想和想法的,所以我們要通過這12級臺風,把所有企業家的思想打開,讓臺風吹進我們的腦海,要空杯理論,換位思考,如果水倒不進去,就離企業死亡不遠了。

    蔣昌建:從他們兩個身上,你看到不講幽默、不講風趣的企業家不是好企業家。

    劉永好:高舉深商大旗,深商是了不起的群體,是偉大的深商精神,之所以偉大在于我們的創新、變革,在于我們黨和政府政策支持下的生生不息的精神狀態,才有了今天的發展。

    今天在座的深圳企業家朋友們,現在差不多1點了,我們還在這里一起討論深商的發展,深商的困難,深商的問題,討論經濟不確定下繼續發展的信心,川商總會在深商里面有7%的份額,深商里面有川商,川商里面有深商,我們可能會達成一個合作的協議,我今天來深商學習,來跟小老弟,又是世界500強的老大哥學習,在這里探索經濟未來發展的新格局,我收獲很多,謝謝大家。
    相關新聞
    caopor超碰个人大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