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ukie"></nav>
  • <nav id="qukie"></nav>
  • 2016/6/28 0:00:00
    【財經雜志】劉永好:做產融結合的互聯網銀行



    時隔20年,65歲的劉永好決心開辦第二家民營銀行!


    近期,民營銀行由試點設立進入常態化發展階段,四川首家民營銀行——四川希望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希望銀行”)近日獲得監管部門批復籌建。新希望集團作為第一大股東持股30%,董事長劉永好繼1996年發起籌建民生銀行后,再度投入到民營銀行的浪潮之中?! ?br /> 20年前,劉永好作為全國工商聯副主席,聯合40多名委員成功推動中國首家以民營為主體的股份制商業銀行民生銀行設立,期間,劉永好旗下公司通過增持股份一度成為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這一地位持續近20年之久?! ?br /> 作為中國改革開放后首批民營企業家代表,劉永好見證了中國第一家民營銀行的成長軌跡,也積累了豐富的銀行經驗,由此,希望銀行獲得批籌給外界帶來頗多遐想空間?! ?br /> 雖然同是民營銀行主發起人,但面對不同的時代背景,劉永好對于希望銀行有著新的構想。6月16日下午,在北京望京SOHO中心新希望集團的辦公室,劉永好接受了《財經》記者專訪。在采訪中,劉永好語速平緩而不乏激情,談及兩家銀行的籌建過程,他頗有感慨?! ?br /> 20年間,民生銀行從最初的13.8億元資本金發展到4萬多億元資產規模,在劉永好看來,民生銀行的發展表明民營企業可以辦好銀行,這10年恰好是中國民營企業成長、崛起、進步的20年。今天民營經濟占中國GDP達60%,但是廣大的小、微企業仍然融資難、融資貴,此時,國家鼓勵支持創辦新型銀行。“所以,我們銀行要做一個變革創新。”
    在劉永好看來,希望銀行可以借鑒網商、微眾等互聯網銀行探索的經驗和技術,成為一家“輕資產的、創新的互聯網銀行”,而基于股東實業基因所具備的產融結合特色,則是其與另外兩家互聯網銀行最大的不同和優勢?! ?br /> 小米子公司銀米科技作為希望銀行第二大股東,由劉永好主動引入,持股希望銀行29.5%,僅比新希望集團持股少0.5個百分點。在北京媒體發布會上,雷軍公開向媒體表示,持有29.5%的股權是向劉永好致敬,而實際上,民營銀行的監管規定也只允許一個最多持股30%的單一大股東?! ?br /> 四川省當地的超市連鎖龍頭企業紅旗連鎖也愿意為顧全大局而讓路,從籌備之初的第一大股東退守至15%的股份。劉永好相信,在產業、互聯網、商超幾家大股東的推動下,希望銀行會走出一條特色之路。


    20年后再出發

    《財經》:20年前,您發起籌建中國第一家非公有制銀行,從國家大的環境來看,如今創辦希望銀行與當年創辦民生銀行的背景、目的有哪些異同?  
    劉永好:二十年前我作為民營企業家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并擔任國家工商聯副主席,多次調研后我發現民營企業最大的呼聲是貸款難。隨后,我建議成立由工商聯牽頭、以民營資本為主體的、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銀行。我的意見得到了時任工商聯主席經叔平的支持。1995年底,分管金融的副總理朱镕基給與批示,人民銀行批復籌辦民生銀行,民生銀行從提出到報告到盟辦再到籌備直至開業僅用了一年多時間。這一事件恰巧是小平南巡之后,中國經濟改革開放,鼓勵民營經濟大力發展的階段?! ?br /> 民生銀行成立的背景是民營企業剛剛起步,很難從國有銀行貸款,希望通過一家民營銀行做金融改革試驗田。期間,工商聯作為主要推動先鋒發起.民生銀行的20年是中國民營企業成長、崛起、進步的20年?! ?br /> 今天,民營經濟已經占中國GDP的60%,銀行業仍然以國有為主,國有銀行為中國經濟建設做出重大貢獻的同時,在深入小微企業、農業領域提供服務上,存在體制、格局上的不足,成本太高難以下沉。當前,依然存在廣大的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以我們所在的農業為例,金融對該產業的深度支持就不夠。此時,國家提出鼓勵支持創辦新型銀行,市場需要新機制的小型銀行,第一批試點五家,第二批開始逐漸放開,希望銀行在這個大背景下得到批復籌備。

    《財經》:新希望集團一度是民生銀行的第一大股東,經過減持后依然是民生銀行的第二大股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萌生籌建一家新銀行的想法的?
    劉永好:幾年前,四川省政府、工商聯就曾推薦,希望由我牽頭組建四川第一家民營銀行,當時(新希望)還是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根據監管一參一控的規定,不具備發起成立第二家民營銀行的條件。當時,四川一些民營企業也在積極推動成立民營銀行,其中包括紅旗連鎖。
    去年,民生銀行其他股東在二級市場大量買入民生銀行股份,新希望集團成為民生銀行第二大股東,在法律、法規上就具備了籌建民營銀行的資格。
    之后,省里再次關于民營銀行籌建一事征求我意見時,我回復新希望已經具備籌備民營銀行條件,并提出以下看法:要做特色銀行,新希望起家現代農業、食品產業,農村、城市兩條線有廣大的消費用戶;新希望三十年耕耘,在四川乃至全國有很強的影響力;我作為中國第一個民營企業金融持證高管,對金融、銀行熟悉;我有廣大的企業家朋友,引進成立互聯網基因特色的銀行,最后一點得到一致支持。
    《財經》:從新希望集團決心辦民營銀行到最終批籌僅用了一年時間,相較有的民營銀行的籌備時間,速度很快。
    劉永好:是的,這是所有民營銀行中最快的。首先,國家大政策鼓勵支持;第二,四川省政府鼎力相助;第三,我們有一定信譽和信任。
    我在民生銀行多年積累的經驗,得到監管層認同。在民生銀行20年間,我未貸過一筆款、未有任何一筆關聯交易、未違背銀行利益為自己做任何一件事。同時,引進雷軍小米企業得到四川省、其他股東極力認同。新希望集團金融事業部總裁牽頭銀行具體籌備工作。
    《財經》:對比民生銀行與希望銀行股權結構,民生銀行股權分散,能夠起到屏蔽大股東操控的作用,希望銀行股權則相對集中,這源于監管層對于股東風險責任的高要求。那么在具體經營中,兩種股權框架利弊如何?
    劉永好:民生銀行沒有絕對大股東,優點是沒有大股東控制、關聯交易相對較少,缺點也是沒有一個大股東全身心為其投入。
    新型民營銀行股權結構與國有大行、民生銀行都不同,股權適當集中,我認為,適當集中是對的。在新的監管體系下,存款保險制度為每個私人存款提供50萬元保障,民營銀行除50萬元存款保障外,還有股東企業、企業自然人提供保障,實際上,比國有銀行保障還要多,這種擔當帶來壓力,但壓力可變為動力。銀行經營信譽、風險,新希望的信譽價值非常大。


    三強聯合
    《財經》:您具體如何邀請雷軍加盟的?

    劉永好:一年前,新希望2015年年終總經理會,我邀請雷軍講互聯網意識、轉型,雷軍的互聯網思維、基因是我想要的。
    新希望是全國現代農業食品領域最大的企業之一,網點遍布全國,同時,多年食品安全問題把控較好,這些以及對產業的認識都是未來支撐銀行的基礎。雷軍對互聯網有自己獨特的認識,擁有2億多手機用戶。我與他兩者疊加能產生飛躍,這點我們達成共識。
    我希望讓雷軍同我一樣持股30%做大股東,但是監管根據民營銀行的管理規范表示只能有一家單一大股東,并初步考慮小米持股20%,因為在我與雷軍參與新銀行籌備之前,四川當地很多優秀企業已經參與進來。大家都歡迎雷軍加盟,經過反復討論和做工作,最后協商確定雷軍持股29.5%。我和雷軍一致認為,股權多一些更有動力投入資源。
    《財經》:在您和雷軍進入之前,紅旗連鎖是籌建中的民營銀行第一大股東?
    劉永好:紅旗原來就是發起股東之一,由于我們進來,它必須要降低股權,在股權上作出很大的犧牲。紅旗連鎖董事長曹世如是一名很優秀的女企業家,沒有她的配合和支持很難調整股權,籌備組等相關機構也都做了大量工作。
    《財經》:希望銀行要成為一家什么特色的銀行?目前立足于四川,未來業務發展區域如何規劃?
    劉永好:希望銀行未來就是想做一家輕資產、變革的、創新的互聯網銀行,集中為小微企業、普通的老百姓服務。第一步從四川起步,但是互聯網沒有界限,通過互聯網,在監管允許的情況下,希望我們能夠服務于產業鏈上的體系。
    《財經》:您希望將銀行定位為互聯網銀行,如果不鋪設網點,那么業務通過怎樣的場景切入?
    劉永好:希望銀行最終運營模式要等正式成立,高管到位,內部戰略會更清晰。我們幾個主發起股東的核心思路是:不做傳統銀行,拼網點、資金、人力都沒有優勢,只能走變革、創新路;另一方面,我們沒有壞賬、負擔,有最好的姿態求發展,互聯網格局是我們的發展方向,一定按照互聯網思維做?!?br /> 好的傳統業務模式還會做,至少會有一個實體網點,在新業務開展之前,仍要通過柜臺打好傳統業務根基。但是柜臺絕不會太多,傳統對公業務會有一些,不會特別大,我們的資金規模決定貸款規模不會太大,我們主要面對工人、農民、城市白領階層、創新科技企業等個人與小微群體。

    《財經》:互聯網銀行的技術創新很大程度上在于大數據基礎上的風控,小米雖然具有強大的互聯網基因,但在大數據上似乎比微眾、網商的大股東稍顯劣勢,在這一點上如何平衡?
    劉永好:風控是我們的優勢。前面銀行開發的IT體系、風控體系,經過多年運行,我們可以借鑒;第二,我們與SBI是好朋友、合作伙伴,類似這種國際優秀企業的經驗、技術、手段可以拿來為我們所用。
    站在巨人肩膀上效率更高!


    發力產融結合

    《財經》:當前的民營銀行熱潮中,不少是定位為互聯網特色銀行,可以說競爭激烈,您覺得希望銀行優勢在什么地方?
    劉永好:網商、微眾在互聯網領域已經探索一年多,有些經驗可以為我們所用,但我們與他們是不同的。他們有互聯網平臺優勢,我們與實體經濟結合緊密,有產業優勢;我們有20多年民營銀行經驗;小米的2億手機用戶、紅旗連鎖的2500家網點已形成了我們的天然優勢;中國經濟下行,金融利潤率下降,風險擴大,我們沒有包袱、沒有壞賬,這也是我們的優勢。

    《財經》:希望銀行的業務將主要集中線上還是線下?
    劉永好:線下和線上結合。股東討論多次,都認為要做好變革、創新,只有為客戶帶來價值才能為銀行、股東帶來價值,希望銀行股東很有實力,互聯網并非一開始就要賺錢,要將服務做深、做透。
    《財經》:是否可以這樣理解,你們的產業基礎和其他兩家互聯網銀行非常不同,現在提“雙創”,但當前宏觀經濟不振,實體經濟中小微企業的風險越來越高,相比而言,新希望擁有三十多年的實業基礎,對實業更為了解,這會有助于具體金融業務中掌控風險和實現產融結合。
    劉永好:是的,現在鼓勵創業、創新,新希望六合發布了88億元的養豬計劃,扶持數萬家養豬大戶、建家庭農場,實質是幫助那些進城務工、年齡大后返鄉但是有創業思維的一群人,幫助他們做現代養殖、投資,我們可以提供資金支持。產業鏈中,如何保證食品安全、效率、效益,我們有這方面平臺優勢。
    紅旗連鎖有2500多家網點,上端聯系蔬菜、水果、食品供應商,下端關聯城鄉消費者,這都是我們緊密聯系的實業平臺。

    《財經》:新希望集團已經在金融領域布局多年,金融牌照豐富,能否談談這些投資遵循了一條怎樣的戰略主線?
    劉永好:以農業食品為主的主業會繼續堅持;另一方面,專門做金融投資,一部分圍繞農業、食品做產業投資,另一部分圍繞高科技做投資。投資又分戰略性投資和財務投資。
    新希望在20年前開始金融布局,組建金融事業部門,涉足供應鏈金融、保險、證券多個領域,七八年前就創立基金,包括四川旅游產業發展基金,四川川商返川投資基金以及海外并購基金。通過金融投資積累了諸多金融、風險管控經驗,對辦銀行都會有一定幫助。

    相關新聞
    caopor超碰个人大香蕉